西安新闻网

涉案434亿,4万人损失152亿!上海快鹿案二审判了

案件涉案金额434亿元,投资4万多人,投资额超过152亿元。 “上海快鹿”是一项规模为100亿元人民币的大规模私募基金骗局,根据司法部门的判决揭开序幕。

2019年1月,“全鲁案”的第一起案件被判定为“资助诈骗罪”,14名被告对上诉不满意; 7月9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被告的罚款金额从15亿元到2亿元不等,15名被告被判处终身监禁,判处9年徒刑,并处以罚款。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的审判发现,露露集团的快速集资总额为人民币434亿元(以下货币相同),但用于支付的人民币282亿元除外以前投资者的本金和利息,剩余的资金用于支付各种经营费用,如经营费用,股权收购和影视投资,转移到海外和购买车辆,以及个人挥霍和挪用公款。就此案而言,该案的实际经济损失达152亿元。

非法集资超过434亿元,实际损失152亿元,15名被告人立即被判刑。

7月9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长宁东宏桥小额信贷有限公司,上海东宏桥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黄家璇,魏延平,周梦萌,徐琦(美国)等15人募集资金诈骗,依法在一系列上诉中非法吸收公款,作出最终判决,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此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上述三名被告和15名被告作出一审判决,辩称福禄集团,东红桥小额贷款公司,东红桥担保公司和黄家屯直属15个单位的负责人。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欺诈手段非法募集资金,其行为构成了募捐诈骗罪,数额极大。徐琦还违反了国家有关规定,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破坏了金融秩序。他的行为构成了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的罪行,数额巨大。

上述被告和被告的筹资欺诈给近4万名受害者造成了特别大的经济损失,严重影响了受害者的生命,严重破坏了国家金融秩序,严重危害国家金融安全,并结合事实案件的性质和情况。在对社会的伤害程度方面,三名被告被判处15亿元至2亿元的罚款,15名被告被判处终身监禁,刑期从9年不等,并处以罚款。

在一审判决宣告后,包括黄家璇在内的14名被告不满并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成立了一个合议庭进行审判。在第二种情况下,上诉人和辩护人充分表达了他们对上诉人是否构成筹款欺诈罪,犯罪数量,案件地位,作用,投降,立功,以及判决是否构成的意见。太沉重。

6962920869e744968a40590950203cc6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的审判发现,上述非法集资的款项转入实际控制的银行账户,如石建祥,快禄集团,但28.2亿元用于支付以前投资者的本金和利息,并使用剩余资金。支付各种经营费用,股权收购和影视投资等业务活动,转移到海外和购买车辆以及个人挥霍,挪用公款等。就此案而言,该案的实际经济损失达152亿元。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在虚假索赔和虚假担保的自我通胀和自我保护非法集资活动中,生产经营活动所用金额明显与募集资金规模不成比例,至于“借新旧”。维持快鹿集团的运作,募集资金无法归还。库鲁集团,东红桥小额贷款公司和东宏桥保证公司均构成募捐诈骗罪。 14名上诉人,如黄家璇,快鹿集团,东红桥小额贷款公司和东宏桥担保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或相关业务负责人,以及快鹿集团内部的实际控制关系,

“非法集资池的形成和实际控制,涉及非法集资的债务和担保都是虚假的,大部分集资资金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存在严重的救赎危机。非法集资的过程中,有免费使用,并且挥霍的情况是清楚已知的,并且有关单位和人员的组织和管理共同努力,共同实施案件的筹款诈骗活动应当确定对于快递鹿集团,东宏桥小额贷款公司和东宏桥保证公司的筹资欺诈活动负有直接责任。监事或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也构成了筹资欺诈罪,“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表示。

第二次审判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除周周蒙和徐琦以外的其余12名上诉人支持和配合此案的筹款诈骗活动。参与时间很长,涉及金额极大,行为积极,地位和作用都很突出。另外,一些上诉人可能被公安机关逮捕,或者案件后未真实承认犯罪事实,不具备投降资格;个别上诉人不符合立功的条件,不能视为立功。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由于综合考虑,量刑不合适,因此最终判决依法予以驳回,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快鹿”系列案件二审后,上海司法机关将继续加强对涉案资产的追回和破坏,并继续追究和起诉涉案人员。

单手明星,单手资本,十亿,非法,金钱,成千上万的投资者

“快鹿”的曝光始于2016年2月。快鹿集团《叶问3》接触了票房,其融资受到了许多媒体的质疑,从而揭示了快鹿系统的内幕:融资方,快鹿依靠多平台销售的理财产品转让获取资金;在资产方面,该电影是从大陆购买的分销权,而相关的上市公司是预先上市的,而票房的销售可能会带来股价上涨。

经过上述审理,非法融资收益为434亿元,除了用于支付投资者本金和利息的人民币282亿元外,所有其他用于支付各种经营费用和股权收购,电影和电视投资,甚至转移到国外或挥霍。

2016年9月,上海长宁公安局官方微博当晚发布案件报告,对“金鹿财”和“天财”两个单位进行了调查,并依法采取相应措施。 2017年4月,上海市公安局宣布,国际刑警组织于当年1月9日向快鹿部创始人石建祥发出红色通知。

结果,揭开了规模为100亿元的民营集团非法集资骗局的真相,涉及434亿元,破坏了4万投资者超过152亿元。业内人士认为,即使经过审判,投资者也不难收回投资资金。多达近100家空壳公司为快速鹿集团提供了便利,以便将资金用于国外。

7544f2b947c9431888510e349fcca61f

图片来源:天眼潮鹿的股权结构复杂。快鹿集团已经炮制了许多公司,这些公司是自我造心和自我保护的,设置了陷阱,并为投资者支付了这笔钱。

“快鹿头”史坚翔左撇子明星,右手资本,加上其中一家关联公司经营,直到电影《叶问3》潜入票房挑起一个问题,打出一个巨大的非法集资连锁店。

快鹿始于2015年,依靠互联网金融和电影投资追求资金,迅速完成原有的积累。石建祥说,他正在做“互联网+金融+影视”,并不承认他有三个优势:明星效应是快鹿增心,影视投资获得票房收入权,以及然后,场外并购促进了上市公司的股价;将重新包装的电影和电视项目非法转化为财富管理产品向公众募集资金。一群曾参与鹿部案件的明星,个人明星曾被鹿系东虹桥金融在线视为明星合作伙伴和发言人。

在这个过程中,快鹿集团炮制了许多公司,自我造成和自我保护,设置陷阱,并为大多数投资者盘旋资金。经纪人中国发现,类似于其他非法筹款案件,它是建立(更虚构)股权投资项目,甚至是建立空壳公司,并将其打包成财富管理产品以非法集资;与此同时,另一方面,石建祥等人为了经营个人而节省了资金,通过各种渠道扩大了他们在各种公共活动中的曝光率,赢得了投资者的信任。

正如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第二次审判发现,从2014年3月到2016年4月,快鹿群涉及犯罪嫌疑人石建祥指示东宏桥小额贷款公司提供虚假索赔,东红桥担保公司提供虚假担保通过下属金路系统。融资平台将虚假保证虚假索赔包装到各种理财产品中,并通过召集促销会,发送传单和网络广告,随意打电话,举办或赞助表演等方式宣传宣传,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同样,中国海运投资系统发行的基金产品也以同样方式公开销售,导致非法集资434亿元。

快鹿案例时间表

2016年初

《叶问3》深陷困境的“票房诈骗”质疑“快鹿”领导叶文3的一系列运营,“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的虚拟票房转换价格等问题。

2016年3月底

快鹿(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包括当天财富,金路金融银行都出现了赎回问题,并宣布暂停赎回。石建祥因身体原因宣布辞职。从那时起,石建祥就已经出国了。

2016年9月

上海长宁公安局官方微博当晚发布案件报告,对“金鹿财”和“天财”两个单位进行了调查,并依法采取相关措施。

2017年4月

上海市公安局宣布,国际刑警组织于当年1月9日向石建祥发出了红色通缉命令。

2017年5月

由于涉嫌筹款欺诈,快递鹿集团和东宏大桥由上海市公安局宁分局处理。

2018年9月

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海长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长宁东宏桥小额信贷有限公司,上海东宏桥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徐琦(美国),张磊,黄家璇,孙某12起个人集资诈骗和非法吸收公款存款,均在法院审理。

2019年1月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上述三名被告和15名被告作出一审判决,辩称福禄集团,东红桥小额贷款公司,东红桥担保公司,黄家屯等15家直属单位的负责人直接负责人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欺诈手段非法募集资金,其行为构成了募捐诈骗罪,数额极大。徐琦还违反了国家有关规定,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破坏了金融秩序。他的行为构成了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的罪行,数额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