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新闻网

深击|不只是华为手机备胎 鸿蒙OS的野心与挑战

?

9d0d-icapxph3660426.jpg

新浪科技张军

“如果使用Android,可以随时启用华为手机。”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对媒体表示。

此时发布了鸿盟操作系统,2012年华为2012实验室对计划中的操作系统充满了悲伤。外界也认为华为的手机是响应美国Android备用轮胎的。然而,红盟操作系统不仅仅是华为手机的备用轮胎。负责华为2012实验室中央软件部和现任华为消费者商务软件总裁的王成禄有点不高兴:“谁说我要备胎,我就超越了这个.Hongmeng不是替代品对于现有的操作系统,但是面向未来的趋势。“

在华为的规划中,鸿盟操作系统将开放个人电脑,电视,汽车机械,手表,智能音箱,甚至VR眼镜等终端。如果华为手机和平板电脑无法使用Android,那么手机和平板电脑自然就会出现在名单上。华为希望通过红盟操作系统构建,这是一个5G时代硬件和软件闭环的超级环境。

然而,这种生态学的建立绝不会一蹴而就。这是华为在其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开发者大会上发布红盟操作系统的意图。

手机备胎?

今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子公司列为“实体名单”,这意味着华为将无法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获得芯片等关键部件。

对于华为的消费者业务,最糟糕的消息是,外国媒体报道谷歌已暂停与华为的一些业务联系,并停止支持华为在Android和谷歌服务上。甚至有传言称微软将停止Windows对华为PC的支持。

华为是世界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其约一半的销售额来自海外市场。如果华为的手机无法携带Android系统和服务,将失去近1亿海外手机销量。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6月接受采访时承认,“实体名单”事件导致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下滑幅度最大的情况下达到40%。

俞承东还在开发者大会上接受采访时表示,据估计今年华为手机的销量将达到300万台,但受美国制裁影响,今年只能达到240万台左右。 “如果没有美国制裁,今年我们很有可能实现全球首个市场份额。”他说,制裁后,它只能实现世界第二的份额。

然而,对于Android的忏悔,华为已作出回应。

今年3月,当美国对华为逮捕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西周感到紧张时,于成东向外界媒体发布消息。华为开发了自己的智能手机和电脑操作系统。如果美国技术巨头不再授权现有系统。 “我们已准备好自己的操作系统。如果我们无法继续使用这些系统,我们就可以开始计划B.”于承东说。

在Hongmeng OS发布之前,华为在中国和海外注册了Hongmeng的商标。在5月16日的供认之后,美国暂时颁发了90天的许可证,这对海外用户也有一些安慰。于成东透露,华为的手机已基本恢复到海外市场销售额的80%以上,部分地区已恢复到制裁前的水平。

不过,华为手机尚未宣布放弃Android并配备了红盟操作系统。俞承东的解释是,华为正在考虑支持谷歌的生态。开放的Android系统和生态系统是华为的首选。

实际上,这也与红盟操作系统的早期成熟有关。据悉,华基计划于明年春季发布该系统,但在安卓无法使用的危机中,华为最近动员了近5000人的大规模团队,并将改善红盟操作系统在短期内。

一位华为内部人士表示,红蒙操作系统的发布实际上是仓促的,而且该应用程序也是对智能屏产品荣耀的临时决定。 “会议的PPT和材料是在一夜之间完成的。”

荣耀总裁赵明也承认,智能屏幕的荣耀首先配备了红盟操作系统,因为产品规划刚刚赶上了这个时间点。 “多重因素,只是巧合,机会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不是特殊情况。当然。”在赵明看来,用户在智能屏幕上的应用丰富程度并不像手机那么高,这也为红盟操作系统生态系统的逐渐成熟留出了时间。

场景背后的物联网野心

事实上,除了备用轮胎的作用外,红盟操作系统背后还有华为在5G时代实现软件和硬件闭环的雄心。

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禄此前曾负责华为2012实验室软件部。在“实体名单”事件发生后,有人曾对他说过:“你很棒,你做了一个Android备用轮胎。”让王成禄非常不高兴。 “谁说我要准备一个备用轮胎。我要做的不仅仅是这件事。我这样做的目的是准备一个备用轮胎。这是红梦。红盟不能替代现有的操作系统。是未来趋势的东西。“

于承东在开发者大会上指出,谷歌和苹果在操作系统方面存在问题。他指出,Android代码超过1亿行,而且经常调用的内核代码只有8%的核心代码的8%。在他看来,现有的Android/Linux代码非常冗余,很难保证不同终端体验的流畅性。

b203-icapxph3662407.jpg

与此同时,在手机,平板电脑,手表,个人电脑,电视和其他多终端下,谷歌和苹果都致力于开发新的操作系统,如用于PC的谷歌Chrome OS,用于手表的Wear OS,Apple的tvOS适用于电视,平板电脑iPadOS。但是,于承东认为,谷歌的生态问题是结构冗余,操作系统和生态分工; Apple的生态封闭,协作体验仅限于自己的产品。虽然谷歌已经接触到了一种开发微内核设计的多设备操作系统Fuchsia,但由于其非分布式设计,它的性能较差。

除了手机系统备用轮胎的作用外,余承东实际上更愿意将红盟操作系统与谷歌的紫红色,而不是Android系统相匹配。

在具有微内核的分布式Hongmeng OS中,所有单个硬件模块都是分离的,并且每个单个硬件都以驱动程序的形式描述。同时,这些单一硬件通过软总线连接,可实现灵活部署,应用还可实现一次开发和多端部署。

“这是红盟的特点。我相信它也是未来物联网发展的方向。在这个方向上,它将远远超过今天单一物理硬件简单连接带来的巨大可能性。”王成禄说。

7edf-icapxph3663065.jpg

根据华为宏OS的演进路径,华为将于2020年推出红星OS 2.0,用于创新的家用电脑,手表/手表和汽车机器; 2021年10月,将为扬声器和耳环推出红盟OS 3.0; 2022将适用于更多终端设备,如VR眼镜。

这也意味着华为将覆盖1 + 8 + N全景智能生态系统中的8个类别。除了手机是否配备的不确定性外,华为无疑将推动与合作伙伴的N-OS合作。用于IoT类产品。

目前,消费者业务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收入来源,占总收入的50%以上,而全球第二大手机也是消费者业务的主要支撑。一方面,华为的消费者业务需要在手机外寻找收入支持点。与此同时,在5G时代和许多物联网终端的出现背景下,华为也必须抓住其他竞争对手所瞄准的机遇。

华盟OS +他的芯片,华为为物联网时代奠定了软硬件协同的生态系统。余承东的未来目标是使非手机收入达到消费者业务的三分之一,甚至40%。

要解决的生态问题

对于华为推出红盟操作系统,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朱建聪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简仁贤说:“微软不能做的是华为这样做,谷歌正在做有问题。华为正在这样做,华为做错了。华为没有做'曲线超车',而是收集了过去的所有错误。“

这个评价不是太高。在他看来,全球排名前五的微软,谷歌和苹果公司都是操作系统,这意味着没有操作系统,没有创新的门票和机会。

但是,操作系统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道路后,华为必须继续前行,”华为内部人士表示。

重要的是要知道微软,谷歌和苹果已花费数十年时间开发繁荣的应用服务和生态系统。主导PC操作系统的微软在推出Windows Phone手机系统方面遭遇惨败。两大移动操作系统巨头谷歌和苹果公司未能实现多个终端的无缝集成,更不用说最初涉及操作系统的华为;互联网巨头阿里也推出了手机YunOS。在没有生态和谷歌压力的情况下,它于2017年更名为AliOS,重点转向物联网。

以配备红盟操作系统的第一个终端荣耀智能屏幕为例。目前该产品的应用主要包括视频平台,音乐平台或嵌入式模式,应用总数仍处于起步阶段。虽然余承东在会上宣布,红盟操作系统与Android兼容,实际上现有的Android应用程序无法直接安装在荣耀的智能屏幕上,而且还有荣耀团队和应用程序开发人员调试应用程序以适应红梦操作系统和大屏幕。

从开发人员的数量也可以看出,苹果公司拥有超过2000万开发人员,而中国超过180万。华为在开发者大会上宣布的全球注册开发商数量为91万。对于操作系统,只有足够的开发人员有足够的应用程序和生态。

与余承东的乐观声明不同,华为的手机可以在一夜之间升级到红门,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相对谨慎。他承认,红盟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不会在一夜之间完成。例如,他说Ark编译器目前适用于TOP40应用程序,下一步是调整TOP2000应用程序,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工作量。

吸引更多开发者,特别是海外开发者,无疑是红盟操作系统的下一个重点。

一方面,华为增加了对开发者的支持。华为于2017年11月启动了耀兴项目,并宣布已投资10亿元支持华为终端开发商,但当时主要针对国内市场。张平安透露,姚兴计划去年向国内开发商补贴2亿元人民币。他认为,目前华为的国内生态相对完整,未来的重点是建立海外生态系统。

在开发者大会上,海外开发商表示他们仍然对红盟操作系统持观望态度。

张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未来的耀兴计划将升级至10亿美元,而支持的开发商范围将扩展到全球开发商,其中80%将用于海外8亿美元市场。一部分是发展基金,另一部分是促销资金。此外,华为还将在海外设立创新中心,开发人员可以在创新中心调试应用程序。

为了激励开发人员,张平表示华为可以将50%,70%甚至100%的应用程序收入返还给开发人员。华为已经在教育方面尝试了这一点。

华为的另一个杀手是开源。据悉,华为将为鸿盟操作系统建立一个开源基础,并建立一个开源社区,以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和开发者参与。王成禄透露,这个开源基金会是完全公开的,非盈利性和开放性的,并将在最近一两个月内正式启动。华为消费业务首席战略官邵阳表示,鸿盟操作系统不仅支持麒麟或海思自己的芯片,还集成了开源社区的众多芯片厂商,以适应鸿盟操作系统。 “在操作系统上,华为是一个坚定的投资者,但不是唯一的所有者,所有者是这个开源组织的所有者,”他说。

7e38-icapxph3665276.jpg

Failure when receiving data from the p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