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新闻网

我的母亲是一个傻瓜,但我父亲很爱她

  母亲经常给我讲起她和父亲过去的事情。

  其实我挺羡慕母亲的,姥爷姥姥的大女儿,备受宠爱。和父亲结婚的时候,骑着高头大马,还有箱箱柜柜的大件嫁妆,在那时代,他们也算是特别风光了。

  但是母亲真的太傻,父亲也是家里的大儿子,却没有姥姥姥爷那样慈爱的父母。爷爷奶奶一直看不起母亲,尤其是母亲生了一个又一个女儿之后。母亲给父亲做了一件棉服,奶奶看到了就在父亲面前诋毁母亲:赶紧脱下来吧,做的啥衣服,穿出去丢人。父亲说:“丢人也不是丢你的人,我不脱。”穿着母亲做的棉衣大摇大摆地走了。

  爷爷奶奶一次又一次的在父亲面前说母亲坏话,却始终没有得逞。他们为什么就容不下别人呢?最后没有办法,无奈地说:“她有什么好,你对她这样护着?”父亲理直气壮地说:“她心眼好。”

。妈妈说1975年发大水后,因为姥姥姥爷不知道我们一家是死是活,姥姥每次做好饭就跑到屋子后面哭。后来知道还活着,才好了。

  父亲对姥姥姥爷也特别好,姥姥姥爷受舅妈的气了,父亲二话不说,骑上车子就赶到姥爷家,亲自和舅妈面谈,听说都把舅妈说哭了,但舅妈不敢违逆我父亲。姥姥村的人非常敬服我父亲。

  母亲经常讲得一件事,是三叔结婚的时候,奶奶家煮了好多肉,二叔二婶姑姑吃得好香,但没有人让妈妈吃。父亲突然就恼了,告诉妈妈拿上一个猪蹄,回家咱俩喝一杯。母亲傻傻的,就拿了一个猪蹄。回家路上,母亲和父亲说话,父亲不搭理他。后来回家才生气地说:“煮那么多肉,没有人让你吃。我生气,叫你拿肉,你咋那么傻,那么多好肉,你拿上一大块,回家吃,你就拿一个猪蹄。”我听了N次这件事,觉得母亲真的好傻,竟然听不出父亲话里面的意思。

  但父亲还是很孝顺的,每年过年,都会给爷爷奶奶送钱,初一大早,总是让我们去请爷爷奶奶来吃饭。虽然一次也没有请到过,但年年还是会请。三叔出生晚,爷爷奶奶都年迈了,管不了了。都是父亲帮他找工作,给他买衣服,还为他娶媳妇。

  家里经常会有父亲的朋友聚会,父亲总是和母亲一起做菜,他很喜欢亲自下厨做美食。然后总是和母亲一起喝喝酒,谈谈天。父亲的朋友总是带着老婆,他们每天晚上聚会,很愉快的生活。我记得其中一个卖热豆腐,每天经过我家门口,父亲都会来一碗热豆腐。

  父亲不是重男轻女的老派人士,我很高兴。他拒绝别人的孩子给自己当儿子,自己有女儿就够了,从没有抱怨过。

  但很遗憾,父亲去世太早。他得了癌症,期间母亲照顾他,他还骂过我对母亲不好,母亲让干活就去干活,为啥不听话?我有点莫名其妙,母亲太矫情了,这话咋来的呢?但母亲有这样一个男人护着,无疑是很幸福的。

  父亲英年早逝,母亲最初每天都会发脾气,大哭大闹。慢慢地,也就习惯了。时间会冲淡一切,时间会改变一切。时间里的我们,也慢慢会变成时间的流里一滴水,消失的时候,悄无声息。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