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新闻网

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人民银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

上海证券报

上海证券报(记者张琼斯)CF40邀请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部成员兼副主任穆长春8月10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说,从2014年至今,研究关于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DC/EP已经持续了五年。 “现在可以说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准备好了。”

穆长春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制作了一个原型并完全采用了区块链架构。后来,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因为合法的数字货币被M0取代了。如果要达到零售级别,高并发性是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他表示,使用纯区块链架构在中国这样的大国发行数字货币无法实现零售业所需的高并发性能。因此,最终决定人民银行应保持技术中立,而不是预先设定技术路线,即不一定依赖某种技术路线。

另外,据他介绍,DC/EP采用双层操作系统。单层操作系统是中国人民银行直接发行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首先将数字货币转换为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然后将其转换为公众。这是一个双层操作系统。

采用双层运营结构有几个考虑因素:第一,中国是一个复杂的经济体,地域辽阔,人口众多。经济发展,资源禀赋,人口教育和智能终端的接受程度不尽相同。如果采用单层经营结构,则意味着人民银行必须单独面对所有公众。在这种情况下,它将带来巨大的挑战。从提高可达性和提高公众使用意愿的角度来看,应采用双层运作框架来应对这一困难。

其次,中国人民银行决定采用双层结构,以充分发挥商业组织的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促进创新,争创卓越。

第三,双层操作系统有助于解决风险,避免过度集中风险。

第四,如果您使用单层运营架构,将导致金融脱媒。

穆长春表示,在单层交付框架下,人民银行直接面向公众投放数字货币。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相比,前者优于中国人民银行的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商业银行存款的挤压效应影响商业银行放贷的能力,增加商业银行对银行间市场的依赖程度。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价格将提高,社会融资成本将增加,实体经济将受到损害。

“总结下来,中国人民银行是上层,商业银行是第二层次。这种双重递送系统适合我们的国情。它可以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的积极性,顺利提高数字货币的接受度。“

穆长春指出,双层经营体制不会改变流通中的货币债务和债务关系。为了确保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没有过多的代表,商业机构将向中国人民银行支付全额和100%的储备金。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心。由中央银行信贷担保的银行负债具有无限的法律责任。

此外,双层操作系统不会改变现有的货币交付系统和双重账户结构,也不会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竞争。由于它不影响现有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在压力环境下不会加强顺周期效应,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穆长春表示,由于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是M0的替代品,它不支付现金利息,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也不会对现有的实体经济产生重大影响。此外,应遵守现行管理,反洗钱和反恐融资的所有现行规定。中国人民银行的大笔资金和可疑交易应报中国人民银行。

件。

主编:李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