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新闻网

日更第797篇:如何跟孩子谈钱?

在我们的惯性思维中,孩子应该努力学习,不要这么早碰到钱,即使有,也只是每天都有点零花钱。如果一个孩子得到一个红包就像一个幸运的钱,它只是名义上的,它实际上会被父母吞下,因为我们觉得孩子不应该有钱。但在读完娄毅的文章后,我发现,如果性教育从娃娃开始,那么金钱观念的培养是一样的,越快越好。那么你如何与孩子谈论金钱?

首先,父母应该为孩子赚钱制定标准。它不需要清楚,但原则不能改变:你应该做什么,没有工资,比如清理自己的房间;额外的努力,付出,例如,给弟弟读故事书。例如:周末,多拉的女儿多拉完成了老师指定的家庭作业。这是无偿的,但多拉去学习编程,可以获得十美元。

其次,父母还应为子女设定扣除标准。如果儿童违反某些规定,他或她将被罚款。例如,因为游戏没有完成,比如孩子不好吃和浪费食物等等。另一个例子是,娄邑家人出去吃饭,每个人先订购食物。如果多拉下令完成这顿饭,这笔费用将由楼毅支付。如果多拉没有完成,那么该法案就必须由多拉支付。

然后,我们谈论花钱。经过几年的省钱,多拉已经有一百万个家庭,但这里的钱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是由多拉自己的劳动力赚来的。对于这部分,多拉可以随意控制它。另一部分是来自幸运钱和其他红包的钱,因为这部分钱很容易来,不是为了他们自己,所以他们是由他们的父母保管,但所有权仍由多拉拥有但是,如果多拉想要使用这部分钱,例如,购买A玩具必须得到父母的批准。

娄毅有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经常争抢玩具或零食。有了这个工具后,问题就解决了。例如,一旦娄毅只有一个玩具,他就会犹豫要把它带回家,因为只有一个玩具和两个孩子。如果你把它带回来,他们都想要它。我该怎么办?后来,娄毅想到了一个注意事项:玩具的拍卖,哪个孩子付出高昂的代价,哪个孩子可以有权使用玩具。

与孩子谈论金钱有利于培养孩子的金钱观念。当我们年轻时,金钱的概念是,如果你没有钱,你想问你的父母,你只需要每天一次,一美元一次。对于我有强烈消费欲望的人来说,这笔钱是不够的。我该怎么办?爸爸想要一点点,爷爷想要一点点,或者去叔叔的身边做一点表现,这样你就需要更多的零花钱。这种金钱概念通过取悦他人而不是为此付出代价是一种变形的金钱观。

与孩子谈论金钱有利于培养孩子的规则意识。如果孩子不听话,一般父母的待遇要么经过精心教育,要么太累;无论是尖叫还是尖叫,用武力来阻止孩子,这对孩子的父母都没有好处。但是现在有一个赚钱的工具,如果孩子没有违反规定,扣除将是好的。但在这里我必须提醒,金钱只是一种工具,我们用它来引导孩子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不是一种控制手段。

有些父母不敢和孩子说话,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孩子太强大,太善于学习。一旦他们与金钱挂钩,孩子可能不会学习学习,而是学会赚钱。学习的本质,很多人都害怕孩子过早地污染铜的味道。

有这种想法的父母不会考虑自己。我们过去常常努力学习,而不仅仅是为了测试一所优秀的大学。测试一所优秀的大学并不是为了找到一份好工作。找工作不是要支付高工资。最后,本质是金钱。简单来说,学习只是为了赚钱,没有什么可耻的。例如,如果我每天以货币发送文章,其中一个原因是货币中的文本很丰富且可以被采用。我不需要自给自足,也不需要赚钱。

因此,钱是中立的,没有好坏,关键在于使用钱的人。

把大象放在冰箱里

0.4

2019.08.12 04: 04

字数1332

在我们的惯性思维中,孩子应该努力学习,不要这么早碰到钱,即使有,也只是每天都有点零花钱。如果一个孩子得到一个红包就像一个幸运的钱,它只是名义上的,它实际上会被父母吞下,因为我们觉得孩子不应该有钱。但在读完娄毅的文章后,我发现,如果性教育从娃娃开始,那么金钱观念的培养是一样的,越快越好。那么你如何与孩子谈论金钱?

首先,父母应该为孩子赚钱制定标准。它不需要清楚,但原则不能改变:你应该做什么,没有工资,比如清理自己的房间;额外的努力,付出,例如,给弟弟读故事书。例如:周末,多拉的女儿多拉完成了老师指定的家庭作业。这是无偿的,但多拉去学习编程,可以获得十美元。

其次,父母还应为子女设定扣除标准。如果儿童违反某些规定,他或她将被罚款。例如,因为游戏没有完成,比如孩子不好吃和浪费食物等等。另一个例子是,娄邑家人出去吃饭,每个人先订购食物。如果多拉下令完成这顿饭,这笔费用将由楼毅支付。如果多拉没有完成,那么该法案就必须由多拉支付。

然后,我们谈论花钱。经过几年的省钱,多拉已经有一百万个家庭,但这里的钱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是由多拉自己的劳动力赚来的。对于这部分,多拉可以随意控制它。另一部分是来自幸运钱和其他红包的钱,因为这部分钱很容易来,不是为了他们自己,所以他们是由他们的父母保管,但所有权仍由多拉拥有但是,如果多拉想要使用这部分钱,例如,购买A玩具必须得到父母的批准。

娄毅有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经常争抢玩具或零食。有了这个工具后,问题就解决了。例如,一旦娄毅只有一个玩具,他就会犹豫要把它带回家,因为只有一个玩具和两个孩子。如果你把它带回来,他们都想要它。我该怎么办?后来,娄毅想到了一个注意事项:玩具的拍卖,哪个孩子付出高昂的代价,哪个孩子可以有权使用玩具。

与孩子谈论金钱有利于培养孩子的金钱观念。当我们年轻时,金钱的概念是,如果你没有钱,你想问你的父母,你只需要每天一次,一美元一次。对于我有强烈消费欲望的人来说,这笔钱是不够的。我该怎么办?爸爸想要一点点,爷爷想要一点点,或者去叔叔的身边做一点表现,这样你就需要更多的零花钱。这种金钱概念通过取悦他人而不是为此付出代价是一种变形的金钱观。

与孩子谈论金钱有利于培养孩子的规则意识。如果孩子不听话,一般父母的待遇要么经过精心教育,要么太累;无论是尖叫还是尖叫,用武力来阻止孩子,这对孩子的父母都没有好处。但是现在有一个赚钱的工具,如果孩子没有违反规定,扣除将是好的。但在这里我必须提醒,金钱只是一种工具,我们用它来引导孩子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不是一种控制手段。

有些父母不敢和孩子说话,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孩子太强大,太善于学习。一旦他们与金钱挂钩,孩子可能不会学习学习,而是学会赚钱。学习的本质,很多人都害怕孩子过早地污染铜的味道。

有这种想法的父母不会考虑自己。我们过去常常努力学习,而不仅仅是为了测试一所优秀的大学。测试一所优秀的大学并不是为了找到一份好工作。找工作不是要支付高工资。最后,本质是金钱。简单来说,学习只是为了赚钱,没有什么可耻的。例如,如果我每天以货币发送文章,其中一个原因是货币中的文本很丰富且可以被采用。我不需要自给自足,也不需要赚钱。

因此,钱是中立的,没有好坏,关键在于使用钱的人。

在我们的惯性思维中,孩子应该努力学习,不要这么早碰到钱,即使有,也只是每天都有点零花钱。如果一个孩子得到一个红包就像一个幸运的钱,它只是名义上的,它实际上会被父母吞下,因为我们觉得孩子不应该有钱。但在读完娄毅的文章后,我发现,如果性教育从娃娃开始,那么金钱观念的培养是一样的,越快越好。那么你如何与孩子谈论金钱?

首先,父母应该为孩子赚钱制定标准。它不需要清楚,但原则不能改变:你应该做什么,没有工资,比如清理自己的房间;额外的努力,付出,例如,给弟弟读故事书。例如:周末,多拉的女儿多拉完成了老师指定的家庭作业。这是无偿的,但多拉去学习编程,可以获得十美元。

其次,父母还应为子女设定扣除标准。如果儿童违反某些规定,他或她将被罚款。例如,因为游戏没有完成,比如孩子不好吃和浪费食物等等。另一个例子是,娄邑家人出去吃饭,每个人先订购食物。如果多拉下令完成这顿饭,这笔费用将由楼毅支付。如果多拉没有完成,那么该法案就必须由多拉支付。

然后,我们谈论花钱。经过几年的省钱,多拉已经有一百万个家庭,但这里的钱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是由多拉自己的劳动力赚来的。对于这部分,多拉可以随意控制它。另一部分是来自幸运钱和其他红包的钱,因为这部分钱很容易来,不是为了他们自己,所以他们是由他们的父母保管,但所有权仍由多拉拥有但是,如果多拉想要使用这部分钱,例如,购买A玩具必须得到父母的批准。

娄毅有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经常争抢玩具或零食。有了这个工具后,问题就解决了。例如,一旦娄毅只有一个玩具,他就会犹豫要把它带回家,因为只有一个玩具和两个孩子。如果你把它带回来,他们都想要它。我该怎么办?后来,娄毅想到了一个注意事项:玩具的拍卖,哪个孩子付出高昂的代价,哪个孩子可以有权使用玩具。

与孩子谈论金钱有助于培养孩子的金钱观念。当我们年轻时,金钱的概念是,如果你没有钱,你想问你的父母,你只需要每天做一次,一美元一次。对我这个有强烈消费欲望的人来说,这些钱是不够的。我该怎么办?爸爸想在这里一点,爷爷想在那边一点,或者去叔叔那边表演一点,这样你就需要更多的零用钱。这种取悦他人而不付钱的货币观念是一种畸形的货币观。

与孩子谈论金钱有助于培养孩子的规则意识。如果孩子不听话,家长的待遇要么是刻苦教育,要么是太累了;要么是尖叫和尖叫,用武力威慑孩子,这对孩子的父母不好。但现在有了用钱的工具,如果孩子不违反规定,扣款将被罚款。但在这里我必须提醒,金钱只是一种工具,我们用它来引导孩子走正确的方向,而不是一种控制手段。

有些父母不敢和他们的孩子说话,因为他们害怕他们的孩子太强大,太好而不能学习。一旦他们与金钱挂钩,孩子可能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而是为了金钱而学习。学习的本质,很多人担心孩子们会过早地污染铜的气味。

有这种想法的父母不会考虑我们自己。我们过去努力学习,不仅仅是为了考一所好大学。考一所好大学不是找一份好工作。找一份好工作不是支付高工资。最后,本质是为了钱。坦率地说,学习只是为了赚钱,没有什么可耻的。例如,如果我每天用货币发送一篇文章,其中一个原因是,用货币,文本是丰富的,可以采用。我不需要自给自足,也不需要赚钱。

因此,货币是中性的,没有好坏之分,关键在于使用货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