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新闻网

天翔环境员工借当铺钱支援公司 到期未还背上数百万债务

?

破产的风险很高,处于退市危机最严重的天祥环境(SZ)有了新的“蛇蛾”。根据9月23日下午披露的天祥环境,该公司的四名员工充当被告,并被法院判处支付原告相应的本金和利息。

公告指出,上市公司已派出四名员工向当铺借钱,四名员工无偿将钱交给了公司。然而,上述贷款最终逾期未付,贷方将有关人员告上了法庭。在这次事件中,天祥环境的四名员工似乎有些悲剧,他们的“忠诚”举动是为了换取巨额债务的后果。上市公司倒闭以允许员工向当铺借钱的事实足以表明,该公司近年来处于困境。

4名员工需要偿还超过250万笔债务

天祥环境披露,本案原告是四川正信阳典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信阳),被告是天祥环境的4名雇员。该案本身源于去年天祥环境的“过桥借款”行为。

2018年6月,天祥环境向正信阳借款500万元,偿还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利息。但是,郑新阳建议为一个单户提供最高250万元的贷款。在这种情况下,上市公司只能以公司名义签订250万元的借款合同。上市公司又以内部员工四人的名义借款250万元,并由上市公司邓钦华(天祥环境的实际控制人),许婷婷及该公司其他三名员工提供担保。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从天祥环境公司借来的四名员工都在“说话”。据悉,四人在收到郑新阳的250万元贷款后,立即将钱转给了上市公司,没有向上市公司收取任何费用。但是,贷款到期后,有关人士没有偿还贷款,郑新阳向法院提起诉讼。

工商信息显示,郑新阳是一家小型微型企业。该公司要求法院命令被告立即退还250万元的典当押金,1450元的利息,66600元的综合费用和24000元的罚款。

但是,法院判决被告归还贷款本金250万元,并按24%的年利率支付相应的利息。同时,被告必须承担案件受理费18500元,保存费12700元。

根据上述情况,天翔环境的四名员工一分钱也没有,但他们成为被告,也背负了沉重的债务。根据天翔环境5月份的公告,为公司借款的四个人分别是于玉磊,袁某,李某和郎某。天翔环境公告显示,于玉磊是天翔环境的董事兼财务总监。

在公告中,天翔环境表示,四名员工收到判决后,其中三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通过审判作出最终判决,以维持原判决。

从危机中摘牌

对于四名员工被自己拖下车的情况,天翔环境表示,公司员工牺牲了个人利益,以个人名义向公司提供信贷,以满足公司短期的紧急融资需求。公司,避免资本链断裂。如果四名员工无力偿还以上债务,公司将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

尽管天祥环境具有上述说法,但公司是否可以帮助员工解决问题仍然未知。如果该公司能及时偿还当铺250万元,则不会再有诉讼。

根据天祥环境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仍为4628.3万元,但大部分因冻结而受到限制。根据公司9月6日的披露,截至9月30日,公司及其子公司逾期未偿债务总额约为24.91亿元,占公司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1892.21%。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外壳保护的问题无疑更为紧迫。此前,由于审计机构在2018年财务报告中发布的``非标准''意见,若公司不能变更,则2019年上半年末的净资产约为-4800万元(未经审计)。其净资产在今年年底为负数或继续由审计机构进行审计,以发表“非标准”审计意见,该公司的股票可能会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停牌。

此外,去年年底,天祥环境债权人向成都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重组申请。但是,公司能否进入司法重组程序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如果公司进入司法改革程序,那将是有原因的。未能重组后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宣布破产,其股票将面临被终止的风险。

(编辑:赵金波)